• <xmp id="uuuyw">
  • <table id="uuuyw"><noscript id="uuuyw"></noscript></table>
  • 熱門標簽

    企業簡介

    真揚科技(i聚合)——專業的聚合支付平臺! 為您提供快捷的WAP微信支付、H5微信支付、APP微信支付的免費接入及保障服務,客服熱線:400-017-1995 真揚科技(i聚合)滿足您豐富的交易場景需求,為你的用戶提供完美支付體驗。 可以滿足的場景需求包括:移動 App 支付、移動端網頁、PC 端網頁、線下掃碼等。

    “全面開放”來了 支付市場將有大變局?

    本文來源:互聯網發布時間:2017-11-22瀏覽量:

    【摘要導讀】:“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推進電子支付領域的對外開放,歡迎和鼓勵外資參與我國電子支付業務的發展和競爭,促進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格局進一步優化?!?...

    隨著銀行、證券領域明確將放寬外資準入限制,支付領域的開放也被提上日程。

    11月16日,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央行副行長范一飛首次公開提到了“全面開放”的概念。

    “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推進電子支付領域的對外開放,歡迎和鼓勵外資參與我國電子支付業務的發展和競爭,促進我國支付服務市場格局進一步優化。”央行官網一篇新聞稿表示。

    以微信、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正在走進人們的生活。“現在掃碼支付比重逐月增加,已經超過現金消費的比重了。”北京崇文門一家果蔬店的收銀員小林表示,移動支付的存在大幅提高了收銀效率,同時也減少了收銀差錯的出現。

    盡管支付寶、微信兩家已占據移動支付90%的份額,但由于此前央行已經明確原則上一段時間內不再頒發新的牌照,如何處理支付牌照的開放和外資的準入,亦成為行業內關注的焦點之一。11月21日晚間,總部位于深圳的上市公司新國都公告,公司擬以現金人民幣7.1億元收購嘉聯支付100%股權。

    當下,在支付寶、財付通占據第三方移動支付大幅江山的情況下,支付領域的全面對外開放意味著什么?對現有格局會形成沖擊嗎?對普通消費者而言,會有何實質性的影響?

    為何要對外開放?

    多機構曾清退外資股,分析稱當前規模上已具備開放能力

    從法規中來看,金融領域歷來是對外商投資進行一定限制的領域之一。其中,2010年公布的《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的第八條明確規定:《支付業務許可證》的申請人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依法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在這一規定的影響之下,支付巨頭支付寶曾引發過“股權之爭”,支付寶所有權被轉移到了馬云控股的一家公司——浙江阿里巴巴。

    除了支付寶之外,多家機構都為了獲牌進行了“內資化”,如銀聯商務就通過談判清退了外資,將其股份轉移給內資公司,并順利獲得了首批牌照。

    究其原因,除了金融安全被普遍提到之外,保護國內機構也是分析人士眼中的原因之一。“剛加入WTO的時候,Paypal對中國機構來說是巨頭。”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評論。

    為何此時宣布開放? “對外開放是我們履行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之一。”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表示,經過這幾年發展,不管是銀行支付市場,還是非銀行支付清算市場,都取得了飛速的發展,從規模上來看已經屬于國際前列,具備了對外開放的能力。

    外資能分走多少蛋糕?

    移動支付九成份額歸屬阿里騰訊,短期內恐難改變格局

    在巨大的市場潛力下,以清算領域為代表,外資一直在尋求進入中國支付領域相關市場,今年來更是傳出外資機構申請清算牌照的消息。

    “我們會更加致力于中國市場的發展,尤其是要更多地為中國的客戶、消費者來服務。”Paypal公司執行副總裁Jonahtan Auerbach在上周四亦公開表示。

    不過,在董希淼看來,短期內外資改變雙寡頭壟斷的格局比較難。根據艾瑞咨詢的報告,2017年二季度,支付寶、財付通兩家占據了第三方移動支付超過90%的市場份額。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薛洪言亦持有類似觀點。“外資的優勢是國際化程度更高,但是國內的企業也開始發力在跨境這一塊。”他表示。

    “但長期來看,改變也是有可能的。在沒有支付寶之前,誰也不知道支付寶發展這么快;在支付寶發展的時候,誰也沒有料到財付通能成為第二個巨頭。”董希淼說。

    國內中小機構能否獲益?

    多巨頭已宣布“出海”,分析稱將有助緩釋國內集中度風險

    “當前,我們的網絡支付業務市場集中度很高,因此,也帶來了較大的風險隱患。”范一飛在中國支付清算論壇上表示,“如果外資機構參與競爭,市場集中度有望相對均衡,風險也可以得到一點緩釋。開放本身還可以強化市場支持,國內外資機構不管大小,在執行市場規則方面,都一律平等。”

    “市場機構要認識到,越是對外開放,政府監管越不能放松。”范一飛直言。事實上,伴隨著一些支付機構挪用備付金、違規轉讓牌照等行為陸續出現,近年來監管部門對支付機構違法違規行為毫不手軟,行業規范性已經大大加強。

    此外,在薛洪言看來,對外資機構開放,還有利于國內的支付機構走出去,這在近期也成為了一個熱點。

    據記者不完全梳理,包括財付通、支付寶、百度在內的國內互聯網巨頭已經公開宣布了“出海”,當中又以財付通和支付寶兩家動作最大:如螞蟻金服收購有著“印度支付寶”之稱的Paytm部分股權,而據新華網,微信支付已登陸超過13個國家和地區,覆蓋了全球超過13萬的境外商戶,支持12種以上的外幣結算。

    對消費者影響幾何?

    境外機構費率更高,但消費者可有更多服務“選項”

    董希淼分析,目前國內的支付企業手續費已經比較低,但是外資進入后,消費者在服務方面的選擇可能更多,外資進來對整個市場的長遠發展是有利的,而整個市場的長遠健康發展將令消費者進一步獲利。

    中泰證券研報稱,對比國內外支付機構,境外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市場占有率和集中度較低、消費支付以信用卡為主、且境外的支付費率明顯高于國內。

    薛洪言稱,從目前行業內的現狀來看,市場已經比較成熟,而且國內從業機構的競爭力也非常強,在場景、用戶體驗各方面也都能夠處于前列,因此對國內從業者而言,無須擔心外來競爭者帶來很大的影響。

    他舉例說,從Apple Pay入華、外資銀行這些年的發展來看,對于市場的格局相對已經穩固的情況,放開可能也不會有特別大的影響。